媒体称印度农村需求下降至四个十年低点

周五,一家领先的商业日报报道,印度农村地区的消费者支出已暴跌至四个十年来的低点,这给总理纳伦德拉·莫迪(Narendra Modi)艰难地振兴陷入困境的经济带来了更多坏消息。

根据印度国家统计局(NSO)记录的未发布数据,《商业标准》报道,2017年7月至2018年6月之间,印度村庄的消费者需求下降了8.8%,这是自1972-73年以来的12个月来最大降幅。

13亿人口中有三分之二生活在农村地区,这使其成为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。该报称,但食品,教育和服装方面的支出下降了,对谷物等基本物品的需求暴跌了20%。

商业标准引述知情人士的话说,该报告本应在6月发布,但由于其“不利”发现而被推迟。

一位政府官员告诉法新社,报告尚未完成。

国家统计局的AK米什拉说:“国家统计局的报告仍在处理中,尚未得到核实,许多官员对这些数据并不了解。”

米什拉补充说,数据“只有在财政部发布报告后才能确认”。

如果这一发现得到证实,它将再次敲响亚洲第三大经济体的警钟,该经济体已经连续五个季度经历了放缓的增长。

今年一月,《商业标准》(Business Standard)报道说,莫迪执政的第一任期内,失业率已飙升至四个十年来的最高水平。

推迟发布就业报告促使印度高级政府统计学家辞职以示抗议。

确认失业数据的报告终于在5月发布,此前莫迪以压倒多数再次当选,击败了挑战者拉胡尔·甘地。

周五,甘地(Gandhi)对政府据称试图掩盖不受欢迎数据的企图进行了抨击,并在推特上写道:“基因组学太糟糕了,政府必须隐藏自己的报告。”

为了应对从汽车到饼干的各种需求的下降,印度中央银行已连续五次下调利率,但收效甚微。

专家表示,印度经济从未从莫迪在2016年出人意料的现金禁令中恢复过来,该禁令使印度流通中的86%的货币无效。许多小企业关门大吉,数十万人失业。

随着企业努力适应新规定,2017年7月推出了全国性的商品及服务税(GST),使情况变得更糟。

市场研究机构尼尔森(Nielsen)在10月份表示,印度农村消费已跌至7年低点,这凸显了正在为不断增加的债务而苦苦挣扎的农民的收入下降。